第二百二十二章 得罪了鹿鸣馆还想走?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启预报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得罪了鹿鸣馆还想走?
(小说屋 royayema.com)    【巨大世界—主持者:里见琥珀】!

    一时间,特等席上,所有代表都愕然地回头,望向鹿鸣馆的代表,神情诧异又赞叹,只当做鹿鸣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在最后一张军团契约的争夺中占据了先手,当真厉害!

    他妈的我不是啊!

    为什么所有的锅都要甩给我们啊!

    老公卿气得脸都憋红了,数次张口欲言,最后又恨恨地闭上了嘴——他自己知道说出去解释了都没人听,谁相信一个里见家的华族会跑到社保局里去啊。

    家丑不可外扬,说了更丢人,还是别说了……

    “哎呀,你看鹿鸣馆的老爷子都高兴坏了,那个谁,赶快送两瓶速效救心丸过去……”

    谛听颇为好心地嘱咐了一句,端详着导演室里送过来的争斗画面,啧啧感叹:“争斗真是如火如荼呀,就算是领先优势的主持者也有可能死在挑战者手中呢,不知道白泽女士怎么看?”

    说着,他向着旁边正在悄悄吃零食的白泽递过去一个眼神,示意她‘你敢再说我坐着看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看到镜头挪过来,白泽慌忙地擦了擦嘴角的薯片渣子,抓紧嚼了两下嘴里的零食,一脸茫然:“你问啥?”

    “……”

    谛听憋着一口老血,挤出笑容:“请问我们的直播嘉宾白泽女士,对如今小猫乐园的比赛有什么看法呢?”

    着重点出了直播嘉宾这个词,示意她你可别吃了,赶快过来干活儿,别让我一个人尬聊下去了。

    “啊,这个啊……”

    走神的嘉宾终于反应过来,低头,看向画面里,煞有介事地点头:“挺不错的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

    话音刚落,参赛者的血就喷了一整个屏幕,擦都擦不掉。

    友谊不再。

    “呃……”

    白泽干咳一下,肃容说道:“我觉得局势十分微妙,你看上去像是这个要赢,但其实未必,但你要说那个能赢呢,其实他也不太可能有机会……”

    一开始说,她就直接说了十多分中,从头分析到尾,好像还能再从后面分析到头。

    可问题是,说了这么多,一丁点的干货都没有啊!

    谛听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桌子下的手飞快地给外面发着短信:大哥,你快他妈给我换一个嘉宾来可以么?

    很快,玄鸟的回复到来:人力不足,况且,这不也挺好的嘛!

    神他妈挺好的!

    谛听快要绷不住了。

    “总之,我觉得吧……”白泽想了一下,最后下达了结论:“运气好的人肯定赢。”

    这他妈不和昨天你说的话一摸一样吗!

    你能理解你运气很好就是了,但你就不能换个词么?

    “咳咳……”谛听问出了让他后悔了足足三个小时的那句话:“比方说呢?”

    “比方说……”

    白泽低头看着面前参赛选手的列表,眼睛一亮:“我觉得他就不错!”

    伸手,指向了槐诗。

    和昨天一摸一样!

    谛听觉得自己要疯了。

    ——大姐,你是天文会请来的托儿吧?

    可昨天确实像是白泽说的那样,槐诗竟然在一众强敌的争夺之下拿到了那一件暗金装备,谛听也不好反驳,只是低头看了看,面容抽搐起来。

    这园区开始都快一个小时了。

    恶灵古堡——槐诗。

    最后面的完成度是一个可怜兮兮的3.

    也就是说,这半天了,这家伙连第一波挑战者都没有解决掉……这也水的太过分了吧?

    还是说,这货在摸鱼划水磨洋工?

    但白泽既然都这么说了……

    “来,让我们看看昨日表现颇为出挑的槐诗选手今日又有何佳绩。”

    他挥手,示意导演室将镜头转过去,可导演室里却冒出一个头来,疯狂向着他打眼色,不知道在说什么。谛听抬眼一蹬,让你转过去你就转过去,难道我还能被吓到么?

    行吧,你都这么决定了……

    副导演叹了口气,让掌镜的听从吩咐。

    于是在瞬间,大屏幕之上镜头一变,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就听见了一阵慷慨激昂的音乐声呼啸而来。

    “Hey,young men!”

    特等席上,大表哥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卧槽不会吧……

    罗老连这个都教你了?

    紧接着,亮瞎了所有观众狗眼的五彩镭射光便从黑暗中迸射出来,随着一声丧尸的尖叫欢呼,四道劫灰之雾缓缓升起。

    随着咚恰恰,咚恰恰的节奏,从烟雾之中,却跳出十几个浑身精赤,只穿着一件体操服的丧尸来。

    浑身涂抹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油光,秀出浑身的肌肉、胸毛和大肚腩,在音乐中挺动身体,载歌载舞,口中齐声唱道:“young men!”

    “there's no need to feel down!”

    嘿,年轻人,你不必沮丧!

    有一个地方你可以去,当你一贫如洗,你可以住在那里,你会发现,你一定会快乐无比!

    “It's fun to stay at the .!”

    “——Y!M!C!A!”

    随着高亢的音乐,十几个丧尸或是后空翻,或是拉大胯,或是胡乱地扭动着身体,围绕着已经口吐白沫的崔理事载歌载舞。

    一股难以言喻的傻吊气息和令所有观看者都毛骨悚然的诡异气氛混合在一处,透过大屏幕,向着所有观看者扑面而来。

    谛听,愣在了原地。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你怎么整的啊?

    人生三问突兀地挤入了脑海中,然后化作数不清的黑人问号从脑门上冉冉升起……到最后,变成发自内心的疑问。

    大哥,这一言不合唱歌跳舞的本事是跟谁学的!你究竟是东夏谱系还是天竺谱系派来的奸细啊!

    在这难以言喻的精神污染之中,只有崔载成的绝望呼喊。

    特等席的七星集团的代表脸色铁青,加入了无能狂怒的队伍里,冲着正在哆嗦着手吃救心丸的老公卿怒目而视:“鹿鸣馆欺人太甚!”

    老公卿的身形晃了晃,几乎晕厥在当场,气得快要哭出来:“我没有!我不是!这个人不是我们鹿鸣馆的!”

    那悲愤的样子,令七星集团的代表都愣住了,不由得信了那么一丝丝。

    难道真的不是他们干的?

    而就这沙雕到家的直播之中,所有观众却看到城堡的大门再度轰然洞开,一队气势凶猛的升华者抓着长枪短炮冲了进来。

    “不要怕,冲!”

    为首者跟队友鼓劲儿加油:“区区恶灵手到擒……嘶!!!”

    一抬头,他便看到了,在扑面而来的劫灰之雾中,那数十条癫狂舞动的魔影,还有吊在空中惨叫的崔载成。

    就在动感槐诗在线打碟的奇妙旋律中,丧尸们欢快地扭动着身体,头顶的花花草草不断地向着四周甩出绿油油的无热量低卡路里的健康饮料,看上去分外环保。

    一瞬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一阵阵强者的气息如同惊涛海浪一般扑面而来,仿佛压塌万古,磨灭大道,令他们不敢再动弹了。

    而就在他们的队伍里,有一个胸毛裸露的魁梧壮汉不知道在什么,脸颊忽然飞红,鼻血都从脸上留下来了:“妈耶,恶灵古堡真刺激……”

    “快走!快走啊!”

    眼看着又有参赛者落入这个瀛洲神经病的手里,崔载成绝望地尖叫着喊道:“这里都是变态,你们快跑啊……”

    就在他绝望的呼喊中,十几条丧尸诡异地蠕动着,绕着他载歌载舞,放声歌唱:“喲,年轻人,待在YMCA多快乐!多快乐!”

    只是愣了一瞬,旋即,在本能的危机感之下,为首的那个升华者收起原本信心十足的样子,拱手后退。

    “打扰了,告辞!”

    他们掉头就走。

    可随着一声巨响,闯关者身后的古堡大门轰然关闭。

    “放肆!”客串DJ的槐诗抬起头,瞪着新来的挑战者们,“得罪了我们鹿鸣馆还想走?”

    “刚才是哪个喊着要冲的?”

    他抡起斧头,用瀛洲话高声怒斥道:“你说不冲就不冲,我们鹿鸣馆的面子还不要不要了?”

    “……”

    妈的,你还不承认!

    会场内,七星集团的代表再度狂怒,狠狠地等着旁边的老头儿,目光好像要杀人一样:你们瀛洲人,简直太无耻了!

    都这么变态了,还敢说自己不会武功!

    在呆滞之中,老公卿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合着速效救心丸,把一口悲愤地老血吞进肚子里去。

    行吧,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已经心灰若死。

    .

    于此同时,在这看不见尽头的折磨之中,崔载成绝望地闭上眼睛。

    他终于放弃了思考,被无穷尽的劫灰和瘟疫吞没,很快,加入到了洋溢着快乐和沙雕的歌舞之中去了。

    恶灵古堡——槐诗。

    进度:8.

    紧接着,就在无数观众麻木的注视里,恶灵古堡地进度开始了飞速地飙升,12、16、20……在消化了最初的一波挑战者之后,槐诗手下的丧尸数量开始疯狂暴涨。

    可受限于恶灵古堡本身,每次挑战者最多只有四人,不能像是死亡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就进来七八十个,本身任务的进度依旧缓慢。

    直到槐诗稍加思索,冷静分析,然后……

    放了一个挑战者出去。

    依靠着门,目送着那个被丧尸咬了好几口之后终于通关的升华者走远了,槐诗开始期待地搓起了小手手。

    半个小时后,来自深渊的瘟疫自小猫乐园的广场之上扩散了开来……

    小说屋 royayema.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启预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启预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启预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document.write ('');